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手机赚钱 > 文章

宏源期货员工违规代理交易客户损失500余万

  • 本站
  • 2019-05-24 17:44

宏源期货员工违规代理交易客户损失500余万

  股指期货一手多少钱

  今年以来,河北唐山原本经营钢材的郝树旺,心情焦虑异常,用他的话说,头发比去年白了一大半。

  “钢材生意下滑乃至亏损是市场规律所致,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也可以承受。”郝树旺专程来到北京对记者诉说,“但是,雪上加霜的是在短短的十几天内,被一家期货公司坑了500多万元,最让我焦急不已的是,这500余万元原本是用来给企业职工发工资的。”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郝树旺诉称坑害他损失数百万元、导致他给职工发不出工资的期货公司就是宏源期货公司。

  期货作为我国开放资本市场,是除股市证券之外的第二个品种,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

  然后,因为监管相对空虚甚至缺失,导致期货市场乱象丛生,让众多期货投资者损失惨重、血本无归。

  诸如居间人以“高收益”为诱饵,为客户全权操盘;或是为博取手续费分成,不负责任地恶意炒单;经纪人不顾客户死活为赚取佣金大肆炒单。

  所谓期货居间人是期货公司聘用的非公司正式员工,为公司引荐客户,并从期货公司取得一定收益的中间介绍人。在期货行业,居间人的代客理财、频繁炒单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不要说居间人,就是一些期货公司员工也经常帮客户做单,”广发期货广州业务总部总经理黄良鑫曾对媒体介绍说,有些期货公司将手续费与员工收入挂钩,这一考核方式就使得“越轨”现象时有出现。

  多年的市场打拼,让唐山的郝树旺曾经积累了一定的财力,并在当地小有名气。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老郝的遭遇基本上应验了这句俗话,因此成为宏源期货公司经纪人盯上的目标。

  郝树旺称,去年以来,钢铁市场的疲软已经让他开始感到资金链绷紧的压力,而自从今年在宏源期货公司开户投入560万元,血本无归之后,现在跟在他后面就是成群的债主和一帮等待发工资的工人。

  据郝先生介绍,今年初,宏源期货公司的张延祥是通过老郝的一个朋友介绍与他认识,还当场向老郝演示投资期货来钱快,并鼓动老郝投资期货,心动的郝先生随后同意投资560万元,并与宏源期货公司签订了相关合同。

  合同中给出了登陆交易平台的初始密码,并要求第一次登录后必须立即更改。但按照合同要求修改密码后,老郝却无法登陆交易页面。当时正好接到张延祥打电话询问是否开始交易,老郝就把改密码后无法登陆的情况告诉张,张立即要求郝把登录密码告诉他,让他试试看,郝出于对张的信任,就将密码告知张。获知老郝账户的密码之后,在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张延祥居然就开始直接在郝的账户中,进行天量的期货交易,直至最后将郝560万元全部资金亏损至不足保证金,而被强行平仓。

  委托单显示:老郝账户资金被集中在今年2月6日-8日、2月18日-20日几天内进行开仓交易,并造成巨额亏损,随后在2月21日、3月4日开始平仓直至3月14日、4月1日、4月15日、4月26日和6月6日几天时间都是被强行平仓。

  560万元的整个亏损过程老郝本人没有参与一笔交易,虽然介绍他与张延祥认识的那位朋友也有进行过少量的交易,但主动平仓后造成的亏损只有34.4259万元。

  而据老郝事后统计账户委托交易单显示,张延祥在老郝账户中直接代理交易后,平仓与强平亏损总计515.203609 万元。

  据郝先生提供的谈话录音证实,张延祥对郝先生指责其未经合法授权,擅自代理交易一事未持异议。张还主动提出赔偿郝先生全部投资损失的一半,通过先签订还款协议然后分期赔偿给郝先生。郝先生显然不能接受自己没有参与任何交易,就白白损失数百万元的结果。

  因此,郝先生已经先后向山东证监局、北京证监局及中国证监会进行投诉,要求主管部门彻查宏源期货公司的经营管理问题,并赔偿其巨额损失以及追究张延祥的法律责任。

  8月19日,记者就此事致电张延祥进行核实,但是,其手机始终无人接听,虽然其中有一次有人接电话,但是,又说不是张延祥本人,只是保管张延祥的手机,并称是张延祥团队的人,当记者要求其转告张延祥并请回电时,对方就挂机了。

  法律人士指出,《期货经营机构从业人员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从业人员不得接受客户的期货交易全权委托。”而宏源期货公司张延祥利用客户密码在客户账户中直接进行交易,就是典型的全权代理交易行为。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处理,即“期货公司接受客户全权委托进行期货交易的,对交易产生的损失,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无独有偶,记者调查发现,张延祥采取上述手段给客户造成巨额损失的并非个案。

  据了解,在张延祥到达宏源期货济南营业部任职之前,先在山东另一家期货公司任职。2009年,江苏的洪女士(化名)经人介绍,被张延祥及所在期货公司鼓动,在其所在的期货公司投资1000万元,结果张延祥在套取交易密码之后,在其账户中直接进行期货交易。直到2011年,洪女士1000万元的投资全部化作泡影,血本无归。

  据洪女士反映,她被坑之后做过相关调查,发现尽管她亏损了1000万元,但张延祥所在的期货公司居然挣得数百万元手续费(亦称“跑道费”)。因此,洪女士认定张延祥是为了赚取手续费,恶意炒单,完全不考虑客户的利益和损失。

  宏源期货网站介绍称,宏源期货有限公司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从事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的专业化金融服务企业。公司注册地为北京,注册资本5.5亿元人民币,是上海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全权会员,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交易结算会员,中国期货业协会理事单位。全资股东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上市证券公司,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的全国性、综合类、创新类券商,全国首批保荐机构之一。

  但据知情人向郝树旺透露,宏源期货公司济南营业部,其实就是由类似三个张延祥的团队组成。他们合租一个办公室,分摊水电费,自负盈亏。挂着宏源期货的牌子,赚取的利润与宏源期货公司总部三七分成。因此,整个宏源期货对张延祥团队来说,没有什么管理,只是凭借拥有的期货经营牌照向挂名旗下的期货从业人员收取利润分成而已。

  据了解,张延祥对外的身份是宏源期货公司济南营业部业务执行总经理。而宏源期货公司从业人员信息显示:在宏源期货公司济南营业部与张延祥有相同职务的人有两个。这也许就是知情人所说的两个团队头目。

  3月4日,当郝树旺发现张延祥套取其账户密码之后,被大肆炒单,账户资金变化异常,立即向宏源期货公司北京总部投诉,并要求采取相应办法避免损失扩大。但是,宏源期货公司始终无动于衷,既不要求张延祥立即停止代理客户进行期货交易的违规行为,也不采取相应止损措施。

  “当时账户资金还有300余万元,”郝树旺告诉记者,“如果宏源期货公司管理稍微严格一点,能够稍微重视客户的投诉和意见,对其从业人员监管到位一点,完全可以及时帮助止损,按当时账户中的仓单计算,最多损失200万元。”

  “但是,最后因为宏源期货公司的管理松懈和张延祥违规操盘得不到制止,导致我投入的566万元被抢强行平仓后只剩16万元。”郝树旺气愤又失望地说。

  8月20日,记者在宏源期货公司采访时,一位自称姓刘、是宏源期货首席风险官的女士说,投诉人反映的问题与宏源期货公司调查到的情况及中国证监会调查的结果有很大出入。但当记者要求其提供宏源期货公司调查到的情况及中国证监会调查的结果予以证实具体有哪些出入时,她说,都还在调查中,暂时没结果。

  刘风险官随后也坦承,宏源期货公司不允许员工直接代理客户进行期货交易,如果调查后发现被投诉人存在违法代理客户进行交易一定依法处理,最后宏源期货公司也会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

  就记者专程采访需要了解的宏源期货公司从业人员是否存在违规代理客户交易、郝树旺被违规代理交易造成的损失该如何处理?针对宏源期货从业人员张延祥的行为及造成的后果,宏源期货该如何承担责任等具体问题,刘风险官拒绝回答。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不按照规定接受客户委托或者不按照客户委托内容擅自进行期货交易的, 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期货业务许可证。”该规定还要求, 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暂停或者撤销任职资格、期货从业人员资格。

  8月22日,刘姓风险官再次强调宏源期货公司没有问题,同时表示,宏源期货不可能给郝树旺赔偿损失,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遭遇类似损失的2万多名客户都可能会向宏源期货索赔。

  老郝在宏源期货公司中数百万元的损失最后该由谁买单?证监会对宏源期货公司及有关员工在此事件中的责任调查及处理结果如何?本报继续跟踪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