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打码网赚 > 文章

知识付费会继续美好吗

  • 本站
  • 2019-06-07 17:56
Tag: 网络可

知识付费会继续美好吗

  新年伊始,罗振宇和吴晓波的两场跨年演讲备受关注,引发了人们对“知识经济”的讨论。近几年来,随着“喜马拉雅”、“得到”、“知乎”等APP的出现、知识付费业务的开展,人们通过知识付费来获取资讯、满足精神和文化需求,知识付费不仅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也逐渐形成了一个行业。然而,在知识付费“火热”的背后,质疑与反思的声音也多了起来。知识付费的本质和商业模式是什么?它如何才能走得更远?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知识付费似乎比从前更“火”了,数据显示,在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为49.1亿元,同比增长近三倍,2018年更是延续了发展势头。

  知识付费似乎又不像从前那么“高大上”了,打着知识传播的旗号,坐拥移动互联、自媒体等诸多光环的知识付费,不曾遇到眼下的状况:在吴晓波与罗振宇跨年演讲前后,有声音抛出了这样的观点,“中年人为知识付费,就好像老年人买保健品,是出于盲目的焦虑而购买无意义的产品,是一种愚蠢的智商税”。

  知识付费,历经高速发展,也在经历理性审视,现实中,它并不如粉丝心中那么光鲜亮丽,但也并不像怀疑者认为的那样不堪。一种商业模式的存在,由其内部存在的合理逻辑使然,其在外部显现的形态与现象,是用户乃至整体人群需求和意愿的侧面体现。

  从2013年起,罗振宇在“罗辑思维”尝试推出付费会员,被业内看做知识付费的萌芽,这一行业在2014年、2015年间开始迅速发展,2016年上半年,付费语音产品分答问世,罗振宇的“得到”上线,行业的起爆点被点燃。2017年,知识付费更是进入发展行业的“大年”。

  对知识付费产品质疑的声音,主要针对知识付费的实际功用,通过知识付费内容产品,用户真的可以获取某种需求的满足吗?答案是肯定的,否则其经营无以为继;但通过内容付费,人们能获取怎样的知识,得到怎样的提升?这恐怕就要打上问号了。这种对知识的需求,业界认为,是一种焦虑,而“罗振宇们”,正在带领粉丝来点破、发现互联网时代的集体焦虑。

  老路识堂创始人、知识付费行业的从业者路骋道出了焦虑的来源和行业套路:前两年,为了扩大知识付费影响力,讲话与课程基本都是“打痛点”,通过“打痛点”找到用户某个焦虑点,制造焦虑和恐慌。但到了2018年,“戳痛点”、“打焦虑”这张牌失效了,并且让用户开始抵触。

  从业者肖轶更是直接:2019年不可能再卖焦虑型知识了,卖完就两个结果,一是学完了还是很焦虑,不买了;二是学完了不焦虑,也不买了。

  “书到用时方恨少”自古而然,知识付费的存在,虽然不能取代系统的教育,自由选择的网络行为也无法替代沉浸体验的感受与获得,然而,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令当代人读书、学习的机会变得愈发难得,知识付费行业找到了市场痛点——也是用户的焦虑所在,寻求夹缝中的发展机遇。

  焦虑痛点与难以解决焦虑的质疑,多半源自焦虑的解决方式,以及用户自身的使用习惯。对此,罗振宇的一条朋友圈耐人寻味“刚刚去把我买健身卡的人骂了一顿,我减不了肥,不赖你们赖谁?”其中深意成为一次深度反击。

  既然不能解决焦虑,但仍旧获得不菲的成绩,必有其合理的成分,这要从其经营方式说起。

  知识付费领域中,得到APP举足轻重,自2016年上线以来,罗振宇以其“罗辑思维”吸引用户,志在挖掘邀请优质内容生产者入驻,自身发展为“平台”。如今,每天听本书成为得到APP建立知识转述版权库的核心产品模式,当前产品数量超过2300个,覆盖历史、文化、经济、商业、心理学等40余个类别;音频平台喜马拉雅FM,在有声书、相声等休闲内容付费方面经验丰富,此外,他们试水课程、书籍解读等知识付费内容,30岁以下人群是其用户主力;作为互动问答领域的代表,知乎自2011年上线,通过问答、专栏、电子书等形式,搭建起C2C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沟通的桥梁……

  虽然经营方式不同,但相同的一点是:作为经营的主体,知识付费平台,他们不生产知识,他们只做知识的搬运工。

  有用户提出,知识是不应该付费的,人类的知识应该为全体人类所共有,就像空气和水。但不可否认的是,知识的创造、加工、运输需要不菲的成本。知识付费产品,将现有的知识整合成用户需要的形态,并提供相应的服务,为其付费是适应需求的结果。

  毕竟,搬运工不是生产商,知识付费所提供的知识,与知识的创造者难免有所不同,碎片化的知识供给不免产生弊端:有用户提出,一些产品直接抹杀了知识来源,可信度遭质疑,真伪无从分辨,罗振宇引用的巴菲特名言,就曾被质疑是假材料。

  北京市某中学特级教师周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是知识付费的忠实用户,在多家平台上,购买很多内容。知网、读秀是工作需要,豆瓣学习写歌词,满足业余爱好。三联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有的甚至纯粹为了研究APP付费。花了多少钱,无从计算了,因为有需要就随时下,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成为文化消费的一种形式。但在周老师看来,在网络环境下寻求真正知识来源时,她还是会下载电子书,或从中国知网下载论文,因为,这才是最靠谱的“知识付费”。

  很多用户,对知识付费最初定位并非系统地获得知识,甚至有用户坦白地说,知识付费也是一种娱乐方式,比看一部网剧,玩一场游戏高明不了多少。因为知识付费,短期内只是衍生的文化消费新形态,来满足人们日益差异化的文化消费需求。知识付费在当下的高速发展与备受质疑,恰恰是一个行业逐渐从幕后走到前台的必然经历。未来,知识付费将走向何方?

  罗振宇也说,当黑天鹅一只又一只地从天上飞过的时候,也就不算什么意外了。以前,变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变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

  只有旧模式更新,新业态涌现,才是这个时代社会文化和商业文明最主流的旋律。

  于是,“去库存”,是很多行业的必然选择,也将影响2019年的知识付费行业。所谓去库存,是指曾经大量的低效率信息储备、普通产品被平台重新筛选,那些完全不能戳中痛点,完全不能对接焦虑,甚至粗制滥造的产品,终将逐渐被市场淘汰,剩下的精华,或许将开启新的知识付费时代。

  “整个市场应该是偏冷的,2019年知识付费市场不会像2017年那样火爆,”路骋说,2019年,“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应成为业内共识。

  站在2019年的门槛上,5G时代即将开启,人类的移动互联技术必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这种底层技术迭代革新的基础上,知识付费行业也必然有所变革。我们更愿意相信,在5G来临之前,现有的知识付费行业,仅是引玉的一块青砖,将开启不可预知但一定繁荣的内容传播与知识获取新方式。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

  做什么生意能赚钱啊

 Top